繁体版 简体版
天天小说网 > 家有庶夫套路深 > 第708章 兔子包番外(完结下)

第708章 兔子包番外(完结下)

咪乐|e姐|直播|视频 比如说我们要过一个后手翻、侧空翻就过不去,教练会逼着你过,当时你其实也想过,但是又怕摔,你不过吧,你又怕教练揍,当时那种感觉,特别害怕。

听着他的话,赵樱祈的心都快被他给揉成一团了,只道:“你不当皇帝了吗?”

“不当。”梁王握着她的小手,“给褚三。”

赵樱祈道:“我好像见过你登基的样子,真好看呢。”

梁王身心俱震,那时,他封了上官韵。

赵樱祈道:“你离开后,整个萍汀小筑都空了,一个人也没有,我就坐在床上。后来,所有灯突然都亮了,你又回来接我了,拉着我一起走……我当时迷迷糊糊的,却好开心啊!不知哪个才是梦。”

梁王不敢置信:“那是我的梦……竟然真的是你?”

赵樱祈怔怔地看着他,她一直以为,那是她死后的幻想,不论是他牵着她的手走上帝位,还是他趴在她坟前三天三夜,还是他放弃了帝位,被万箭穿心而死……

梦与现实,她早就分不清。因为她从未跟他一起走上过帝位,所以一切都只是她的幻想或是梦。摔过一次,便再也不敢相信。

但现在,那不是她的幻想,而是他的梦?他竟然还说帝位给褚三。所以,他是真的放弃过,把帝位让给了褚云攀?

赵樱祈又想到他说只有她的话,再也绷不住了,埋在他怀里:“王爷,不要丢了我……”说着,便陶然大哭。

梁王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:“不会,再也不会。”

跑不了,逃不掉。

不想承认,但直到死那一刻,她还爱着他。

大不了,再被他摔一次。

若还有下次,只愿身体粉碎,神魂俱裂,魂飞魄散,再也不存在于这个世上。

梁王府两个月后便修葺妥当。

待到第二年开春,二人便出宫搬了进去。

赵樱祈好开心,这样可以天天见棠姐儿了。

梁王却道:“你想叶棠采嫁给褚三吗?”

赵樱祈点头:“我想。”

“那便不要再见叶棠采,过多干预她的事情。”梁王道。

如果叶棠采天天进出梁王府,结识的权贵会更多,到时叶鹤文待价而估,而且她又长成那般模样,说不定真的会嫁给别的权贵。

赵樱祈很失望,但却只能答应。

赵樱祈十五岁那年,整个梁王府张灯结彩。二人拜堂成亲,正式圆房。

婚后赵樱祈吃麻麻香,半年之后,赵樱祈这天蔫蔫的不想吃东西。

梁王拿点心哄她。赵樱祈馋得直想哭了,却忍住:“减肥……”

梁王道:“哪胖了?”

赵樱祈嘤嘤地摸着肚子:“鼓鼓的……小肚腩……”

梁王扑哧一声,笑着一把将她捂进怀里:“再多吃点,让它长快点。这是我们的宝宝呀!”

“啊?”赵樱祈惊了,身子僵直:“宝宝?”

“三个月了。”

“呃……”赵樱祈脸色发白,身子僵硬。

梁王轻轻揉她的背:“不要怕,不要怕。”很是心疼。

他们前生有过好几个孩子,却全都掉了。到了后来,她死也不愿意再怀孕。

他知道,她害怕!因为他也害怕。

自成亲,每天都有人为她诊脉。

早就在三个月前,就诊出她有身孕。

但月份太小,很虚弱,容易受她的情绪影响。如果她因此而害怕,而惶惶不安,很容易就会掉。下一次,说不定也会掉,如此下去,便会像前生一般留不住。

所以他选择隐瞒。

她胃口不好,太医便说她肠胃不好,顺带让她吃安胎药,说是调理肠胃的。

她小日子不来,太医就说她药吃多了,乱了,让她好好养。

如此,瞒了三个月,她连肚子都显了,瞒不住,梁王这才告诉她。

“已经三个月了,会留住的。你不要怕。”梁王道。

赵樱祈僵硬着小脸点头,手轻轻地放在小腹上,一时喜,一时悲,竟几日缓不过来。

幸好最后总算有惊无险,七个月之后,终于生下了一个小女娃。

梁王看着白白嫩嫩的闺女,喜极而泣:“这是本王见过的最漂亮的孩子!”

众人呵呵呵,你的闺女,当然这样夸!

但众人凑过来一看,咦,别人家的孩子都皱巴巴的,像没毛的猴子一样。但这个孩子却粉粉嫩嫩的,一点也不皱,的确好漂亮啊!

小女娃圆滚滚的,好可爱。

最后起名慕圆圆,小名小兔子。

第二天,梁王把进宫为长女请封郡主封号。

四年之后,又诞下长子慕轻风。

期间,梁王带着她没少干坏事儿,譬如把跟叶梨采正情浓蜜意的张博元套着打一顿。

再譬如,叶梨采跟张博元私会时,在外头放了一把火,害得二人奸情被披露。

温氏叫着让叶棠采与张博元退亲。

张家也不愿意叶梨采,但叶梨采却珠胎暗结。张博元又是上吊,又是跳楼,最后只以妾室之礼入门。

孙氏很生气,如果二人不被发现,而是拖到叶棠采成亲,二人再逃,把叶棠采嫁到别处,说不定能成全叶梨采和张博元。结果,竟成了这样。

孙氏怒不可歇,说这样对褚家无法交待,挑唆叶鹤文把叶棠采许配给褚云攀,叶承德生怕叶棠采再嫁高门不利殷婷娘,便与二房一唱一和,最后叶鹤文脑子不知怎转的,竟然真答应了。

京中局势一步步地发展,最后正宣帝与太子郑皇后母子狗咬狗,褚云攀登基,叶棠采为后。

梁王拿了兵符令牌,与赵樱祈起程应城,自此世代镇守大梁咽喉之地。

可赵樱祈怎么也不会骑马,梁王只得每天把她放到前头,带着她在辽阔的大地上晃来晃去,好不逍遥自在。

前世和今生,梁王共问过了然大师两个问题。

前生他问:“本王能登基吗?”

了然大师说:“王爷是九五之尊的命格。但想坐稳,却要杀两个人。”

“何人?”

“褚家三郎褚云攀。”

“不可!那是本王的外甥!而且,为何要杀他?”

“因为他也是九五之数。”

“不杀不行吗?”

“行。如此,后面那个,你不杀也得杀。”

“谁?”

“你的枕边人。”

他冷笑:“哪个?”枕边人,他多的是。

“梁王妃?”

他一口就拒绝:“不行。”

“为何不行?”

“不过是个蠢妇而已,为何要杀!本王还得留着她祭旗。”

了然大师道:“她不是凤命。”

梁王冷笑:“答非所问。本王要留着她祭旗,可不是当皇后的!而且,郑氏寻给本王的人,能是凤命吗?”话虽如此,但听到“不是凤命”四个字,他的心不知为何,被紧紧地捏住,连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。

“不杀,她会乱了你的心,毁你的根基,夺你的命。”

梁王大恼:“都说了祭旗!呵呵,本王不信,就这么一个蠢妇真能碍本王的事!”

了然大师定定地看了他一会,这才摇了摇头:“唉,不杀就不杀。反正现在瞧着也晚了。”

“死秃驴,果然是个妖言惑众的。”

最后,终是应了了然大师的话,她乱了他的心,毁了他的根基,夺了他的命!因为,她就是他的命!

其实他早就窥见了自己的心,怎么可能不喜欢她呢!

谁也不能摸她的包包,因为那是他的。

谁也不能碰她,因为那是他的。

她还要学弹琴,若弹得好,被人揪走了怎么办?

这么蠢,这么呆,还爱嘤嘤哭。

为什么喜欢她?

因为……不知道啊!反正她是他的。

今生重后生,他也找到了然大师,问过他:“为什么重生,不让我早几年醒过来,这样,姐姐就不用受苦,还能活着。”

了然大师道:“因为今生你早就做好选择了。昭武帝要出生!他必须有这样的身世和经历才能成大业。”

正是——

人生自古多波澜,阴晴圆缺两难全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