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道学生7:天门帝国

第2231章 流亡者之谜

咪乐|直播| 阿日   曾有专业人士评价:歼-20飞机是踹门一脚一根针破一张网的典型武器。

画地为牢(百炼成钢) Ctrl+D 收藏本站

老牛说着,用力的吧嗒了一口雪茄,犀利的目光看着四面八方。

晚风吹拂,海面上被吹起层层的海浪。

展翅的海鸥在夜色中降落下来,闻到了尸体所散发的腐烂芳香,想要来一口品尝,蛮牛大喝一声吓得海鸥纷纷展翅掉落死亡。

“牛,情况怎么样?”,守在另外一边的小唐问道。

“风平浪静。”

小唐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担忧“我们这样的陷阱,是不是太明显了,摆明了,我们天门已经在这里布置下去了天罗地网,‘火烤九流’的消息也释放出去了,这不就是引蛇出洞吗,而且,君麒麟身为邪帝组的老大,我们如此二度鞭尸他的手下,就等同于侧面扇他的巴掌,他能够袖手旁观?”

君麒麟是不会来干扰的,蛮牛言之凿凿的说道。

听着他如此的笃定,小唐问:何以见得?

“九流是一个江湖组织,他们为什么要一直这样强调自己,因为他们,还保持着时代中,一丝很难看到的风骨,亦是傲骨,他们看不惯这个随波逐流的时代,也不想要跟我们一起同流合污,于是,他们跟时代划清界限。”

“从他们的思维就能够看到出来,他们以任务为重,个人得知不计较。”

“接着,就是他们的纯粹感,每个人几乎都只练习‘独一门’,比起百花齐放,比起时代里面的很多人,又有血统、又有功法,乱七八糟身上一大堆傍身,他们更加显得与众不同。”

所以,这样保留着最后一丝尊严的组织,其实是值得尊敬的。

如果君麒麟敬重九流的队魂,他是绝对不可能出手的。

蛮牛这番话,属实,让小唐有些刮目相看。

没想到,昔日的老牛,今日看问题的方式,已经不在像之前那样莽撞了。

“他们一定回来。”

蛮牛很肯定的说道“而且,所有人都会来。”

“即便知道了我们有陷阱,也甘愿愚蠢的前来赴会?”,小唐道。

“精打细算的人不代表就会被尊重,有些看似愚蠢的行为,也不一定就会被唾弃。”

蛮牛说完,小唐迟迟没有说话,最终陷入了沉默。

蛮牛站在港口,眺望着远方夜色下的波涛阵阵。

邪帝组的出现,竟让他有些反思,大家都在做的事情,是不是都是对的,我们向往神界、万物界、无限界,我们追求强大,但我们在这条道路上踏足的同时,我们是不是也在逐渐的失去自己的个性?

回首看过去的那些时代,再看过去的那些对手,以如今的眼光去看他们,他们并不强大,也没有太高的等级,但是他们每个人都是性格迥异、充满了特色,跟他们交手,酣畅淋漓,如今这个时代,高手越来越多了,等级也越来越高了,节奏也越来越快了…

可是那些堂堂正正的家伙们,越来越少了。

很多东西到最后,都会失去一份味道,一份纯粹感。

一如爱情,刚开始我只想要和你在一起。

亦如梦想,最开始,很多人的梦想还不是车房。

雷声如期而至,海面上泛起一圈圈的涟漪,又下雨了。

距离荆棘海港几公里外的街道上,余香在路边坐下来,起开一听冰啤酒,并没有戴手套,但是剥小龙虾的速度很快。

前方走来一人,在他对面坐下。

余香拿起龙虾里面的黄瓜条,看了他一眼,吧唧吧唧嚼的黄瓜条脆响。

“需要帮忙吗?”,离燕问道。

余香笑了笑,拿起卫生纸擦擦手,从离燕的烟盒里面拿出一根香烟,吐雾问道“唐夜麟派遣你来的?”

如果是呢?

“猫哭耗子假慈悲。”,余香说“唐夜麟只敢做一些小人的勾当,干的事情,也越来越上不了台面了,以前跟着帝君虹的时候,还算个人物,现在自己单干,反而有点那种狡猾的小人感觉了,果然…”

不是灭个人都能够当帝君虹。

离燕沉默了一下“凶主让我来的。”

余香微愣:为什么?

“单纯的欣赏。”,离燕道“不想看你们的下场太惨罢了。”

我这次去,就一定是死?余香熄灭香烟,重新拿起小龙虾吃道。

“必死,前方密集如蛛网,你们就是蜘蛛所狩猎之物。”

太武断了吧,哥们儿,余香将桌子上面的一堆虾壳扫掉。

“如果只是旁敲侧击般的打打游击战,你们或许还有一点占据上风的可能,但是如果是正面交锋,打开灯,明明白白的战斗,我真的不认为你们九流,能够战胜天门的一众高手,天门的那些家伙们,都是身经百战的,他们能够到那样的位置,也是一拳一拳打出来的。”

句句属实。

句句都说的很对,余香点头。

“那还要去?”,离燕问他。

“必须去,九流可以战死,但绝对不能够这样以,被侮辱性的方式从时代中除名,你们眼里的终极时代,对于我们而言,只不过是另一种江湖罢了,江湖有江湖的规矩,九流有九流的解决方式,凶主的心意,谢过了。”

离燕站起身点点头“旗开得胜。”

“后会有期。”,余香微微颔首。

这一顿小龙虾,吃的酣畅淋漓,余香喝完了啤酒,一只手搭着椅背,指间夹着烟,另外一只手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个音乐怀表。

打开,里面是三口之家合影的照片。

“滴嗒嗒…”,怀表响起了音乐,也响起了录音:

“亲爱的余佩佩,过生日想要什么礼物呀?”

“要阿爸给我唱生日歌,还要一只大大的抱熊。”

“佩佩生日快乐~佩佩生日快乐~”

听着歌声,余香痛苦的闭上眼睛,那一天,极长的幻夜,他一边用双手撕裂着前方王国士兵的身体,一边喊道“小莲,去带着佩佩躲进地窖里面,快…快…”

混战之中,钢隼部队掩护着他的妻女藏匿好,但是,涌入大宅的王宫战士们越来越多,余香带着钢隼们一边战斗,一边清扫。

那一天,余家庄园外面的河流上,飘满了大量的尸体。

然而也是这个时候,一声狼哞声响起。

庄园外几公里的荒原山岭战场中,满身是血的余香抬起头,山崖上,一个男人右脚踩踏在一块大石头上面,如君王般睥睨的看着下方。

“白夜九虎之首,狼帝。”,余香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而也是这个时候,大群大群的狼骑兵们从山谷中冲锋出来。

每一头战狼的四蹄上面都佩戴着尖刺护臂,上面的狼骑们带着钢网面罩,浑身轻装,身后背负着双刀。

狼帝柳风烈跳跃到石头上面,张开嘴,吐出一颗拳头大小的“血狼珠。”

宝物效果一开,所有的狼骑们的眼神全部都通红。

“一冲杀阵!”,柳风烈怒吼!

“杀!”,下方的狼骑们齐齐怒吼,将身后的双刀纷纷的冲出来,速度加快。

“二冲战开!”,柳风烈再次怒吼。

“战!!”,狼骑们握着双刀,杀进了余香这边的队伍之中。

奔腾的战狼,张口就是锋锐的獠牙,将余香这边的人打的一个措手不及,而已经大战了几个小时的余香,体力更是已经达到了极限,他的身边,一群钢隼部队的人将他包围住,“嗡嗡嗡”不断的想要掩护他撤退。

余香且战且退,但是,身边的钢隼兄弟们越来越少。

狼骑们团团将余香包围住,眼看着他就要命悬一线的时候,站在高处的柳风烈突然抬起头看向远方。

而后,脸色大变的时候,死死的咬紧了牙齿。

“该死的,他怎么来了、”

虚空之中,一面银色的菱形镜子绽放而出。

一眨眼的瞬间,从镜面中,“嗖嗖嗖…”一块块的镜子碎片顿时间如同疾风暴雨般的飙射而出,镜片犹如刀锋般,冲杀进入狼群之中,即便是皮厚如铠的战狼,也被镜片割裂出一条条的伤口,上面的狼骑,虽舞动战刀,将镜片不断的抵挡,但是仍然很难抵挡,被镜片冲击的不断的后退,身体上面不断的炸裂出一股股的鲜血伤口。

下一刻,一个黑色肌肤的银色短发男人从镜面中走出来。

他的眼神中,镜子之光不断的闪烁着,一声怒吼。

以镜化为刀刃,将地面劈斩出的刹那,“吼…”一条水龙从地裂缝隙之中喷涌而出,再下一个瞬间,“吼吼吼…”数十条浅蓝色的水龙同时喷涌而出,水龙的头部,一个半张脸缠绕着绷带的男人双手一个推动:

水龙顷刻间爆裂开,大片大片的水花朝着前方的狼骑爆发过去。

水滴有特殊的属性,被浇灌的狼骑们,纷纷虚弱的躺在了地上。

再下一刻…

天幕的云层被直接的撕裂开,一个画着粉色眼影、美丽倾城的女子从云层中飞舞了下来,她全身五色彩带在风中飘舞,双手轻轻一甩。

刹那间,五色彩带漫天飞舞,于风中不断的延伸、拉长,将下方的狼骑们,连人带座狼们纷纷的缠绕住、或直接贯穿而死、或疯狂的吸收着他们的力量、或将他们的灵魂都直接拉扯而出,不到三十秒的时间,前方,三四百的狼骑们死伤大半。

“休!”,狼帝柳风烈大声的喊道。

一身穿名贵西装、胡须飘舞、双目炯炯有神的老头儿从后方一步步的走过来,他身边跟着一个孩子,那孩子穿着长衣服,低着脑袋,脸上时不时的会出现半张黑白脸,白脸哭,黑脸笑,但是还是以白脸为主导。

那秒掉狼骑们的三人纷纷的单膝跪地,全部都凶礼,并且喊道:

老主。(邪帝组前身·千年狐时期-三羊:镜花、水月、云下仙!)

“麟儿,跪。”,君千年拍了一下君麒麟的脑袋。

君千年抬起头看着山崖上面的柳风烈,挥挥手。

初生牛犊的狼帝年少轻狂的咬紧牙齿,但是他害怕君千年,转身吼“我们走。”

狼群散开,君千年来到了余香面前“余富翁,久违了。”

“先生,先生。”,余香抱着君千年的腿喊道“我的妻女,您看到了吗?”

君千年垂下头,一脸失望“小余,跟我走吧,离开白夜国,这个国度已经腐烂到无药可救,已经溃烂到无药可救,这不是我一人便能够改变的,也不是千年狐能够改变的,我弟,剑神夏末,助纣为虐,那等狼心狗肺,我无法抗衡。”

“先生,难道您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白夜国就此下去吗?王宫的城墙内,隐藏着多少的罪恶…先生您…看不见吗?能救白夜国的,只有您!”,余香喊道。

“我跟夏末虽然是兄弟,同出影族,但…”

“我已经对这个国度失望透顶,我救不了它,我这次带麟儿回来,也是想要将希望,寄托在麟儿身上,离开白夜国,哪怕是在外面当个乞丐,也依然潇洒自在。”

我要回家,余香站起身,坚定的握紧拳头。

君千年一声叹息“别回了。”

“我妻女仍在…”,余香从战场中直奔家的方向,很快,他看到了庄园上面燃烧起来了熊熊烈火。

“佩佩……小莲……”,余香想要闯进去,外面,壮年时期的菱花和独命将他死死的拉住“老弟,别傻了,里面的火太大了。”

“放开我,放开!”,余香被一群人紧紧的抱着。

他爆发出恐怖的力量挣脱开,闯进了火海之中,烈火燃烧中,余香用手不断的挡着自己的脸庞,冲进火海,不断的将断桓破木搬开,他打开了地窖的门冲刺进去的时候。

只有两具被烤成的干尸,静静的躺在地上。

“生日快乐,我的宝贝~~”,音乐怀表停下来了。

南吴城的暴雨仍旧在疯狂的降落着,余香将捂着脸庞的手放下来,吸了吸鼻子,指间的香烟,也只剩下了长长的烟灰,他又点燃了一根的时候,永暗从旁边的黑暗中走出来。

“香哥,少主说只要你们需要…”,永暗道。

可,还没等他说完,余香摇摇头

“我们九流,就是邪帝组的先锋军,少主的命令,比我们的生命都还要重要,为什么?因为当萤宁被十几个人‘欺负’自刎的时候、当姜阳被三皇子羲星折磨的心性大变后、当我的妻女被二皇子玄英烧死的时候,那时候的我们,就已经死了,不必知道九流所有人的故事,只要知道,我们是一个团队即可,所以告诉我,少主的下一个任务是什么?”

余香问他。

永暗说

“下一个任务,夺回同伴的尸体。”

当他刚说完,便道“其实根本不是这个任务,少主是尊敬你们才…少主想自己来拿尸体,不想让你们进敌人的陷阱,少主想让你们重新开始生活…”

余香用大拇指和食指拿着烟,狠狠的吸了一口

“永暗,别他妈这么娘们唧唧的,坚定的告诉我,下一个任务。”

永暗深呼吸了一下“九流听令,下一个任务,夺回同伴的尸体。”

收到。

余香将香烟扔在地上,而后将音乐怀表递给了永暗

“把我跟我妻女葬在一起,我的仇,就麻烦你们了。”

转身欲走,永暗喊道“香哥,我不会袖手旁观的,我跟幻葬和妖夜他们,都在周围!”

余香没回头,伸出手指着他说道

“说什么狗屁话呢,江湖有江湖的规矩,九流有九流自己的方式。”

“九流的任务中,不管你是七匠还是八门还是照夜清,一律不得干扰。”

清楚明白?

永暗低下头,用力的点了点“收到。”

“香哥,等你!!!!”,永暗看着他的背影喊道。

余香背对着他挥挥手

“我回不来了,今天晚上这场雨,下的是恰到好处,你说老天爷怎么就他妈那么爱捉弄我,当年如果给我下一场雨,那该多好?恩?”

你说说。

如果当年我回家的那一刻,给我下场雨,浇灭那场火,那该多好啊?

余香嘴角的笑容顷刻间荡然无存,他一步步朝着荆棘海港靠近的时候,天门这边便已经发现了他的动静,蛮牛、二线大哥、群英殿成员等,跟九流有仇的家伙们纷纷的移动过来。

余香伸出手抹了抹短发,雨水飞舞中,身后的天空中,大批大批的钢隼战士们纷纷的降落到了地上,整整齐齐的跟随在他的身后,再往前,从黑暗中,胡桑、姜阴、晟狱三人纷纷的走出来,来到了余香的身边。

“下一站去哪儿?”,余香问道。

“我倒是挺向往去阿尔卑斯山脉的,听说上面有一种特别好吃的水果,只有冬天才结果,这不,快到冬天了。”,胡桑说道。

“哪儿挺远的。”,晟狱说道“估计萤宁妹子不会喜欢。”

“姜阴呢,有没有别的看法?”,余香问。

“无所谓。”,姜阴耸耸肩膀“你们去哪儿,我都跟着。”

说话间,前方无数的火枪手不断的扣动扳机,在地上爆发的子弹,挡住了他们的脚步,蛮牛怒吼“站住,别想要上前哪怕半步。”

“我来南吴城吃过最好的一顿,居然是明月寺旁边竹林里面的夏蝉。”,胡桑一边扭动着脖颈,身体一边如同气球般的鼓胀起来“都没好好的吃一餐。”

下回吧。

“下回?还有下回吗?”

晟狱走到最前面,握紧拳头

“伙计们。”

“在!”,钢隼部队拿出弯刀、其他三人齐齐的低吼。

干活。

晟狱道。
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