豪门小老婆 > 第二卷:小妈咪 > 置之死地而后生!

第二卷:小妈咪 - 置之死地而后生!

所属目录:第二卷:小妈咪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21-10-25
咪乐|直播|下载网页 责任编辑:声明:版权作品,未经《环球人物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  三个孩子又凑在一起玩的时候,林梦悄悄地拽了拽容凌,低问他,他到底是看懂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晚上再说,有些事,我还得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林梦觉得这个哑谜要想看懂,估计很难。她再不懂,也知道这必然是容三伯借着这个棋局向容凌传递什么消息,这要做到即使是被人看见了,也让人猜不透,倒也是很费心思。容凌必然也是需要时间好好消化一番的。

    “嗯,你先慢慢想着。”

    回过身,她就去给他泡了一杯上好的雨前龙井,又给三个小的端了一份果盘过来,吩咐他们不要闹容凌,就自己去厨房忙去了。

    临睡前,之后两个人的时候,容凌对林梦说了一些,可却是不多。

    置之死地而后生!

    这是容三伯传递给容凌的一个很重要的内容!

    林梦琢磨这话,暗想,容三伯这样做,貌似是要把容家给扔出去了,他又让容凌想怎么做就怎么做,放开手脚。可是进入了死地,生路呢,生路在哪里?!莫非,容三伯还指望着容凌给他造一条生路出来?!

    但是脱离了容三伯,脱离了容家,容凌就只是一个很成功的商人。虽然石羽他们身份不一般,但从俞旭的爷爷那边看,他爷爷一直都没有帮助容三伯的意思,感觉石羽他们的亲人,也不大可能帮助。那,让容凌如何弄出生路来?!

    忍了忍,她到底没有去追问容凌。没法子帮助江家人使劲地打压容三伯,她又更不可能帮助容三伯,那么,关于他的事情,她只当什么都不知道,这似乎就是目前最好的路子了。

    可有些事,总是需要面对的。她这样逃下去,不是一个办法,她知道,容凌也知道。容凌没告诉她的是,容三伯的那一局棋,又提示了他——他山之石可以攻玉,所以第二天,他做了一定的准备,去找了萧翼。

    萧翼看到容凌,似笑非笑,眼神极冷,口气也是淡漠地透露着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“稀客,稀客!”又带着那么点嘲讽!

    容凌不用他说,不用他招呼,径自找了座位坐下。

    “每天梦梦好吃好喝地伺候着你,还真是把你给养肥了!”

    这些天,她尽琢磨着弄好吃的给萧翼补身子了,他都难得吃到她整治的全席。昨晚上桌上的菜,都是她弄的,倒是借了小沐沐的光。

    容凌略有不爽,口吻里透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萧翼眉目间即刻浮现了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“那是,我和梦梦是什么交情!”

    为了一个救她的江破浪,她林梦能做到这份上。那他也是救了她的,她这辈子,都得惦记着他,对他好。他就算得不到,也不能太便宜了容凌。逮着机会,他总是要要刺激刺激他的。

    容凌又不是莽撞的青嫩小子,这点口头挑衅的小程度,不至于让他忍不住。冷笑一声,他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,你这胆儿也跟着肥了!”

    话里有话,萧翼就挑了一下眉。

    “江破浪被杀的事,你说是我三伯一手操控的,这话可是你对梦梦说的?!”

    萧翼目光一闪,倒是没想到,林梦这么快就被容凌给拐地一丝不落地都给透露了。这男人,果然本事了得。不过,这是事实,他没什么不可以承认的。

    “是,是我说的,这又如何?!”

    和他的胆儿肥又有什么关系!

    “又是你说,让她不用去查的?!”

    萧翼把笑略收了收。都是极其聪明的人物,容凌话说到这份上了,他自然就猜到了这背后的那一份不简单。

    容凌冷看着萧翼,一声嗤笑,下了重药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不知道,梦梦已经让人去查了,用的是我最好的手下?!”

    萧翼目光就是迅速一闪,脸上的笑,完全收去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那些,里面有多少误导的成分,你自己心里是最清楚的。你以为,等梦梦查清楚了,你还能指望她好吃好喝地继续伺候着你,还能你来个电话,她就给面子地捧着你?!她这些日子,因为这个,心里受了多大的煎熬,要等搞清楚了前因后果,不用说,她得恼死你。到时候——”

    容凌蓦然冷狞地笑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从中作梗,你信不信,她就能和你老死不相往来!”

    萧翼即刻心里一突,面上略略有些难看了起来。容凌这个男人是多么的阴险狡诈,他心里很清楚。他和他相斗,本来就是两虎相争的局面,谁输谁赢还说不定。但是,他相比六年前,仗足了天时地利人和,那便是,他已经成为了林梦的丈夫,又和她已经有了孩子。林梦那人,六年前,就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的,现在,这爱意只能更盛,他要是正经和容凌斗,结果那是非常明显的。

    可这个男人凭什么说出这样的话来,他又是凭什么就这么认定了,他就是误导了林梦,认定了当年的事情就是有猫腻的?!

    他也太过自信了吧!

    从他今天来找他,就说明,对当年的事,他肯定知道的不详细。否则,依照他这狂傲的性子,绝对不可能来找这个显然对他老婆很有兴趣的情敌。所以,他必然是有求于他!

    想到这,萧翼这心里就松快了不少!

    “你要是求人,就该改改你的态度!”

    他略略高傲地微微抬起了下巴,眼略一眯,透露出冷光,带着一抹俯瞰他的轻蔑。

    “求人?!”容凌冷嗤:“你以为这就是我来找你的目的?!你也太异想天开了!”

    萧翼反问:“那不然,你倒是说说看,你来是干什么的。咱们可是明人不说暗话,交情也不言深,你就不要拐弯抹角了。你知道我,我知道你,所以,你也用不着给我下套,我是不会上当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给你提供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!”

    萧翼闻言,立刻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将功赎罪……哈哈……还……还机会……哈哈……容凌,你以为你是谁呢?!”

    容凌神色不变,就这么端坐在那里,就像一个全局都已经掌控在手中的君王一般。他这个样子,萧翼笑着笑着,就觉得没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有一种人,他就是可以靠气势,在心理上,率先将你压倒!

    萧翼面上冷了冷,他厌恶这种被压倒的感觉,六年前是如此,六年后依旧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一个机会,你要不要接受?!”

    深邃的眸子锁着萧翼,容凌给人的感觉,就像是在施恩,而你若是不接受,那肯定是你的损失,并且,必将懊恼终生。

    萧翼心里生厌,不言语,眸子里生出了一些敌意。他纵然趴在床上,但是蓄势待发的模样,就像是一头蛰伏的恶狼,从不轻易屈服于任何的利诱!

    “看来,你是不同意!”

    冰质的声音扬开,容凌跟着站起,径自朝外走。

    他不再劝说,也不再做任何的暗示,就这么利落的走了,反而让人觉得心中空落了,又感觉好像是深深地毁了别人的希望似的。这又像是两狼相争,都已经酝酿好了气势,盯着对方许久,眼看着就要扑上去互相厮杀了,可是其中一方突然就不干了,收了一身的戾气,转为潇洒淡然,悠悠然踩着步子离开了。似乎,这只是那一只狼一时无聊,所以发动的一次游戏,只为怡情!

    这太让另一方内伤了!

    萧翼内伤了!

    内伤很重!

    他就等着容凌舌灿莲花地游说他了,可他就这么一言不发地走了,立刻就让他难以心安。

    眯着眼,他有些阴鹜地看着他,想要透过那潇洒的背影看穿他,却不能,反而,自己这心里的不安,却层层加深,最后,都要趴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是个比较耐力的过程,他告诉自己,容凌肯定有求于他,不可能无功而返,所以,他不能出声挽留他,那小子阴险着,现在这么做,肯定是打着鬼主意,好扳回自己的劣势。只是,眼看着,容凌依旧维持他那丝毫没有犹豫、设定地就像是机器人一样精准的步伐,出了门口,甚至最后都转身彻底消失在了他的眼前,他还是没有回过身来。

    他这心里,就像是有蚂蚁在上面爬过。

    这混球,竟然给他来真的!

    他在心里暗骂,立刻就想到了容凌之前和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凭借容凌的本事,要想查到六年之前,也不是难事,不过,肯定是需要耗费一些时间。如他所说,真让他给查到了,再凭着那让他也不得不服的蛊惑人心的能力,肯定能把林梦给哄住!

    靠!

    他低咒了一声!

    这只狐狸!

    那容凌今天来找他的目的,估计就是想提前知道这件事,好把林梦给解决了。现在的局势这么乱,容三伯瞧着都悬,看上去是要倒下了,他容凌顾忌着林梦,下手肯定不能爽快,瞻前顾后之下,这个局,估计就不是他能掰回来的。要真是到了那一步,容凌心里肯定会记恨他,到时候,肯定会找他的麻烦。那是一个难缠的角色,和他斗,犯不上。而且,还有一个林梦!

    他不能失去了她!

    心里,一下子就不是一只蚂蚁在爬了,而是成百上千只在爬了!

    他趴不住了!

    想了想,他下了床,透过百叶窗,往楼下的院子看去。没过一会儿,容凌的身影在院子里出现,那样子,和他离开的时候没有丝毫变化,依旧是不执著于成果的样子!

    他倒是能忍!

    萧翼绷紧了下巴,定定看着。眼看着,他就要上车了,无奈,妥协了!

    不得不落了下风!

    “去,请容凌回来!”

    他敢肯定,就容凌这样的,一旦出了他这家,就肯定不会再登第二次门!

    真是憋气!

    他心里超级不爽,只能安慰自己,他这么做,全都是为了林梦,为了林梦。

    不用看,他也知道容凌肯定会回来。所以,在他话音落下之后,看到一个黑衣人朝容凌大步走去了,他就转了身,回床上趴着去了。

    他都已经让了步,容凌不见好就收,那他就不是容凌了!

    果然,容凌的身影最后出现在了门口,然后又在他原先的位置,大刺刺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完全一副胜券在握的上位者的模样!

    特别地碍眼!

    萧翼虽然已经落了下风,但是,也不愿意太让容凌得意!

    “我会把我知道的,全部都告诉梦梦,你回去吧!”

    他赶人!

    然后,又深深地翘起了嘴角,得意地笑。只许他容凌在这里胁迫着他,就不许他耍着他玩。让他容凌因为他,上上下下地走了这么多趟,但最后却什么都得不到,还得靠用些手段从梦梦嘴里得知,他觉得自己这一次受的气,也报复地够本了!

    容凌这脸,果不其然,就沉了下来,显得很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萧翼心里就更加乐了,精神气儿十足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送客!”

    他以前那么对林梦,这次又救了林梦,等这次他把瞒下的,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林梦,以后,容凌想破坏他和林梦的关系,那是彻底没门!

    说什么给他机会,想牵着他的鼻子走!

    哼,他倒是打的好算盘!

    他是个傻子,才会把那些事先告诉了他,而不先去告诉林梦!到时候这一切就成了她容凌的功劳了,林梦对他就更有好感了,他是傻子才会这么做呢。他亲自把这事告诉了林梦,林梦就算是恼他有心隐瞒,也比这强很多倍。而且,他完全可以想办法,让林梦不恼他。比如,他就可以谎称自己是后来知道的,又可以谎称自己这些日子有派人日以继夜地追查旧事,好给她一个惊喜。这,不就能成为他的功劳了?!不就能让林梦更加喜欢他!

    萧翼想着,心里头大悦,再看看容凌临走前,那狠狠瞪他的一眼,还有那阴郁憋闷的神色,心里头就越发爽了!

    能将容凌给勾回来,再用一句话将他像个乞丐一般地轻易打发掉,估计,在这方面,他萧翼也是排的上号的人物了!

    可算,他是反将了容凌一军。

    虽然,他并没有赢很多,到底算是帮了容凌。但,也没让容凌太顺心就是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开始打起了腹稿,想着等林梦过来找他的时候,他该怎么说!

    但他却不知道,看上去似乎在他这里碰了壁,心里很不爽的容凌,上了他的爱车,将车子开出了距离萧翼家一里开外之后,就笑了。眸心凝聚着闪烁的亮点,让他看上去,就像是彻头彻尾的狐狸!

    萧翼以为自己反将了容凌一军,实则,他是输的更惨,全然落入了容凌的盘算之中。所有的事情,都在朝着容凌算计的那般,朝着最好的方向走,而他基本上是不废一兵一卒!

    嘴角一翘,容凌轻吹了一声口哨!

    心情好到了极致!

    毕竟,能将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给绕晕,这真的很让人有成就感!

(古默现代言情小说《豪门小老婆》已经更新到置之死地而后生!,请Ctrl+D收藏本站www.haomenxiaolaopo.net方便下次阅读)
百度